立足通信,关注生活;倾心摄影,绘描人生
标签类目:工作

我的青春与谁共舞▪淡淡的2014

人们总喜欢赋予无序的生活一些主观涵义,让它尽可能充满戏剧色彩,且想着它能朝着善始善终的方向前行,于是偶遇变成了必然,巧合也被书写成缘分,蒋话的一篇短文‘清醒的梦中’这样说。时下,又到了岁末年初,人们也总会在这个时候总结过往计划来年,而我也想定义它为平淡生活的一个节点。
关于工作,可谓收获颇多。Z的组织体系很大,但这个系统能有条不紊地运行着,堪比一个国家的缩影,对我这种从小国企出来的人来说,无疑是开阔了眼界。工作中,也都是同事热情的帮助,在有条不紊地完成本职工作之外,还能拓展工作空间,学习新知识,这样也正是我所想要的[......]

继续阅读

赤道几内亚的新生活

赤道几内亚,我目前到过的非洲的第三个国家,也是目前去过的最小的国家,如果不算转机去过的卡塔尔和迪拜。赤几,地处西非,大陆在北大西洋东岸,首都目前坐落在Bioko岛上,北边是几内亚湾,距离大陆两三百公里,其国家面积相当于海南岛大小。
以前常听人说,计划赶不上变化,现在终于发生在自己身上了。不再赘谈为何选择了这条道路,确实是已经发生了,又一次踏上了非洲之旅。记得在来赤几的航班上,又有个小黑朋友问“Do u like Africa?”,我也只好回答“Yeah, I like Africa.”,然后又聊之前去过哪哪哪。每到[......]

继续阅读

失败的2013

2013,开了个好头,被提岗升职,但并没有按常人套路,八个月之后自己恢复了自由身,继而游逛了月余,思考人生纠结了半月,然后踩着13年的尾巴,踏入了新的人生旅程,也算收了个不错的尾了。
7月上旬提出离职,8月底离开了设计院。在马鞍山办事处的日子,每天加班到十一二点,虽然作为主任助理的身份调任此地,但一直被安排基础的设计任务,尽管接触了一些管理方面的工作。从2月份到离职,内心一直比较纠结,一直在斗争,每天清晨睁开眼来,脑子清晰的那一刻,内心就开始烦闷起来。一边是辛苦的工作,跟预期的反差,一边是想脱离此种工作的挣扎,还好[......]

继续阅读

Happy birthday to U and me

在阳历同一天的巧合,如果分开了,以后该如何过这生日,但还是会默默祝福。只盼着自己早定方向,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,如果一切满意,咱们或许不用分开了。有时怀疑是心太大,还是不够踏实,或者倔强,总想着更高的目标,却就是不能够顺心,无论工作还是生活,现在这样的状况,我需要反省。两个多月的清闲,加之现在的状态,倒真心想在事业上拼搏个几年,再考虑成家立室之事。自己在努力,时间在证明,一切都会步入想要的轨道。

生日快乐,你和我。

扬帆起航,我的2013

冬去春来,斗转星移,随着时间的推移,2012年已经被我们踏在了脚下。或是因为一个荒诞的末日预言,我们有了对2012特别的情感,正是这样,我们应该好好规划一下我们的2013。2013年是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精神的开局之年,是我们国家迎来新一届领导人的一年,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关键之年。面对新的2013年,作为一名电信规划设计员工,我们不仅要着眼于当今复杂变换的国际和国内形势,更要关注通信行业的发展与未来,时刻更新自己的知识储备,不断开阔思维,在实际工作中求创新、争先进。
2013年伊始,我得到一个惊喜。在得知被公司[......]

继续阅读

意外的惊喜

越长越大,就越觉得生活不全是自己能够掌控的,而在有些时候,一些意外的惊喜也会在不经意间闹腾你的小心脏。“这么急着让我回去,请问崔经理,有什么急事吗?”,“你回来就知道了,反正是好事。”,这么忙的时候,还让在外出差的我赶回合肥,当时真的不清楚人资部要找我做何事。
无外乎升岗加薪或派往省外一个刚成立的办事处,但后来还是小小出乎了自己的预料,打算派我去省内一地市办事处。昨天,公司正式下文了,一同事还说这事我隐藏的太深了,其实我也是9号才知道呢。主任助理,管理岗位,对于公司内好多人来说,应该是个很不错的机会,这意味着以后就[......]

继续阅读

缘与乌干达

好久都没有更新日志了,并不是因为没有心情,也不是因为没有可写之事。这段时间,发生了很多很多事,有快乐幸福的,也有让我后悔终生的,但不管怎样,我还没死。这篇日志虽然作为企业文化案例稿子,但都是真情实感,只是没有细化而已,文中画横线的句子只是不想使用具体项目的名称而已。
第一次接触乌干达,已经是11年的事了。因为工作中一个项目的困难性,而坚持在这异域国度生活和工作了八个多月。然而,对于我独自重返乌干达的原因,也是由于前期的那个让人纠结的项目。再次飞抵这个东非国家,驱车从恩德培机场前往首都坎帕拉的时候,显然已经没有初来时[......]

继续阅读

返回顶部